1149、十七番外(31)

    闪闪几乎是秒回,“就知道大哥骗人。”

    “十七,你两人对付我们一个,太不公平了,我也去找帮手去,哼。”猫猫扔下狠话,转头屁颠屁颠地跑到书房去找简麟。

    另一边,闪闪看见猫猫回的话,清眸一亮,转过脸看向坐在沙发上看书的男人。

    “老公!”

    娇软的声音徐徐传来,酥麻了慕辰的心。

    他放下书,眼皮子一掀,女子软萌的笑容映入眼底,他哑然失笑,“看来明太阳是要打西边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大哥欺负人,你快来帮我啊。”权闪闪露出惨兮兮的表情,慕辰笑了笑。

    果然还是有事求他。

    老婆的命令,不能不听啊。

    他站起身,修长的腿三两步走到她的身前,高大的身躯微微俯下,刚好将她圈在怀里。

    “十七怎么欺负你了,嗯?”

    “我和猫猫输得好惨。”闪闪指着屏幕里的游戏,告状道。

    他低眸看着身前的人,冷冽的声线,撩人的低哑,“我帮你,那有什么奖励,嗯?”

    “算了,我知道你肯定是怕输给我大哥。”闪闪故意激他,可惜,慕辰不吃激将法这一套。

    “闪闪,你知道的,这一招对我没用。”

    闪闪撇了撇嘴,仰头斜了他一眼,凉凉地道,“你不帮我那算了,我找阿战去。”

    闻言,慕辰眸光一深,指尖轻捏着她的下颚,“坏蛋,欠收拾了?”

    “闪闪,还来不来了?”猫猫发来信息催促道。

    “马上。”闪闪回了信息,然后伸手勾住慕辰的脖颈,靠近那绯红的唇亲了一口,“这样可以了吧?”

    慕辰勾唇一笑,“这还差不多。”

    有了简麟和慕辰加入,局势瞬间逆转,几个女人们都成了加油打气的人,这场游戏变成了男人间的较量。

    夜深了,敲击键盘发出清脆的声音此起彼伏地响起。

    “好热闹啊,有吃的吗?”周末,权闪闪拉着慕辰一起来老宅了,刚走到客厅门外,就听到了里面传来笑声。

    “闪闪。”席安安看见权闪闪,笑眯眯地朝她招手。

    “安安,你也来了。”看见席安安在,权闪闪抛下慕辰,跑到她身边坐下。

    慕辰低眸看着自己空落落的大手,无奈一笑。

    “呀,还有山楂啊。”权闪闪看见桌上红通通的山楂果子,眸间狼光闪烁。

    她伸手捏了颗送进嘴里,酸酸甜甜的,她满足地眯起眸子,不忘嘴甜地夸赞道,“太奶奶,您的手艺越来越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喜欢吃的,待会走的时候装点回去。”权老太太满脸堆满了慈祥的笑容,让人感觉很是亲和。

    “别吃太多了,不然正餐又该吃不下了。”慕辰走过来,看着一颗山楂接着一颗山楂往嘴里送去的人儿,温声叮嘱道。

    来也奇怪,别人吃山楂开胃,在权闪闪这里完全行不通,这些零食吃多了,一到吃正餐,她没吃两口就腻了。

    特别是最近一阵子,尤其明显。

    “知道了知道了。”权闪闪嘴里吃着山楂,含糊不清地道。

    没坐一会儿,又有人回来了。

    简麟带着猫猫走进来,看着满客厅的人,简麟打趣道,“看来今有大餐吃啊,人这么齐。”

    权老太太看见他们两人也来了,脸上的笑容更加深了。

    “闪闪,你吃什么呢?”猫猫问。

    “山楂果子啊,很好吃的,你要不要试一个?”闪闪捏起一颗山楂果子递给她,红通通的果子裹着一层薄薄的糖浆,看着就令人胃口大开。

    猫猫伸手接过,直接送进嘴里,咬碎的那一瞬,她眯了眯眸子,深处泛起水光。

    唔,好酸啊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简麟看着她皱着脸的模样,疑惑地问。

    一旁,席安安会意一笑,她能体会猫猫此刻的心情。

    “酸。”猫猫含糊不清地道。

    “不酸啊,是吧,安安?”着,权闪闪又往嘴里送去一颗山楂。

    “闪闪,你真不觉得酸吗?”权老太太是过来人,稍稍看出了点端倪来了,这次她买的山楂比平常都要酸,就算裹了糖浆,还是抵挡不住那股磨人的酸味。

    从刚刚到现在,闪闪的嘴可都没停过,别的糕点都没动,光是吃这盘酸溜溜的山楂了。

    这模样倒是有几分像是……

    “不啊。”闪闪笑眯眯地应道,“可好吃了。”

    慕辰抓住她的手,抽过纸巾擦拭着她的指尖,“好吃也不能多吃了,不准再吃了。”

    “再吃一个,就一个。”闪闪吃得还不过瘾,揪住慕辰的袖子摇晃着,“我保证不耍赖。”

    对上她纯澈的眸子,慕辰差点心软,想起她前几还在闹牙疼,坚定地摇头,“不行,明再吃了。”

    权闪闪精致的双眸闪过一抹失望,身子一斜,倒进慕辰的怀里,撒娇道,“我嘴馋,就想吃。”

    慕辰伸手护着她,免得她掉下去,低头附到她的耳边细语道,“嘴馋,要不你亲我?”

    还没听过亲人可以解馋的。

    他当她是谁三岁孩那么好骗啊。

    权闪闪瞪了他一眼,轻哼了声,然后偏过头不去看他。

    温雅是个医生,一眼便瞧出猫腻来了,再看到权老太太那一脸古怪的表情,心底的猜测更是肯定了几分,“闪闪,你该不会是有了吧?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?”权闪闪幽怨的眼神时不时扫向桌上的山楂,随口应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是宝宝啊。”权老太太接过话茬道。

    “宝宝啊,没有啊。”权闪闪心不在焉地道,下一秒反应过来权老太太的话,哭笑不得地道,“太奶奶,我和慕辰才结婚不久,哪有这么快就有宝宝了。”

    “闪闪,你刚刚吃了好多山楂。”席安安道,听有些怀孕的人格外嗜好吃酸的。

    权闪闪,“我一向都很能吃酸的。”

    无人注意到,温雅开口的那瞬间,慕辰目光微凝,该不会是上次去国度假的那次吧?

    就那么一次,难道真中了?

    “来,闪闪,我帮你把下脉。”温雅道,与其猜来猜去,不如直接检查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