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152、十七番外(34)

    翌日,权麟几人去结婚登记处的消息便传得沸沸扬扬了,京城所有人都知道了权景吾的两个儿子都结婚了。

    两大钻石王老五脱离单身,京城多少名媛千金们心已碎。

    “十七,这个好不好?”席安安指着身旁暖黄色的窗帘,眉眼弯弯地问道。

    权麒眼梢上挑,笑意闪烁,“你喜欢就好。”

    红本都领了,装修两人的新家当然要提上日程了。

    吃完早餐,两人便一起来挑选家具摆件了。

    “那就这个了。”席安安笑眯了眼。

    跟在一旁的导购员连忙记下他们所要的东西,心底早已乐疯了。

    这里任何一件家装饰品的提成都给够抵她一个月的工资了。

    “安安,这些不急,我们还有一个最重要的东西没挑。”权麒走了过来,健臂揽上她的腰肢,唇角扯出一抹好看的弧度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席安安问。

    权麒神秘一笑,揽着她走向三楼去。

    等到达了目的地,席安安看着满层楼都摆着大类型不一的床时,无语望。

    这就是最重要的东西?

    “为什么要买床,卧室里那个不就挺好的吗?”她问。

    权麒低下头靠近她,“卧室的那张床太了。”

    不够他折腾。

    席安安听出他的弦外之音,脸爆红,抬脚狠狠踩了他一下。

    “权麒,你少胡八道。”

    “我这不是实话实吗?”权麒耸了耸肩,淡定自若地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买床。”席安安转头就想走,“我要去看沙发。”

    她有预感,买了更大的床,倒霉的肯定是她。

    她急着走,权麒比她更快,伸手一勾,将她拉入怀里。

    “乖,先买床。”他俯下身,薄唇抵在她的耳边,声音低沉地道。

    “买完床我再陪你去看沙发。”

    席安安歪着头,睨了他一眼,“家里还有那么多床,买多了浪费。”

    “我喜欢浪费。”他。

    席安安,“我不喜欢。”

    “乖乖的,待会回去家里有份礼物在等着你。”权麒哄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礼物?”

    “暂时保密。”

    磨蹭了好一会儿,席安安才算是答应了。

    不过在挑床的时候,她瞬间又后悔了。

    “这张床不够软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高度又太低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堂堂jk国际杀伐果断的总裁,如今却为了一张床在这纠结着。

    席安安听着他嘴里不断吐出来的话,再看着一旁的导购员们捂嘴偷笑的,更是恨不得找个洞钻下去。

    “安安,你觉得哪个好?”权麒余光看见她红润的脸颊,故意逗她。

    席安安看也不看,随手一指。

    权麒看见她所指的那张床,一抹戏谑的笑爬上嘴角。

    “安安,看来我们夫妻两人还是很有默契的。”

    “?”

    席安安面上闪过一抹疑惑,抬起头看去,心底万头草泥马呼啸而过。

    “权太太眼光真好,这张床是我们昨刚来的新品,是从瑞士那边运过来,是限量版的,整个京城只有这么一张,这张床不论是高度还是舒适度,都是本店最好的。”导购员适时地上前道。

    “是……是吗?”席安安汗颜。

    导购员微笑着点头。

    “就这个。”权麒一锤定音,席安安头更低下去了。

    买好床,席安安拉着权麒赶紧下楼。

    挑了好一会儿家具,两人这才驱车离开。

    路上,猫猫打电话来了,席安安接起电话,两人聊得不亦乐乎。

    “去滑雪吗?”

    电话那头,猫猫盘膝坐在床上,简麟正在一旁收拾行李。

    “对啊,我和十九明出发,想要问你们要不要一起去玩玩?”

    席安安眸光一亮,算起来她已经很多年没有滑雪了。

    正在开车的权麒也听到了猫猫的声音,余光看到她脸上难掩的喜欢,薄唇轻启,“想去的话我们就去,正好当蜜月旅行的预热了。”

    席安安和猫猫一拍即合,两人决定同一举办婚礼,秉承着老婆最大,权麟兄弟两自然没意见。

    婚期权老爷子也挑好了,就在两个月后,请柬那些都是家里人在准备,剩下的都是权麒和简麟在准备,两个新娘子完全不需要操心。

    闻言,席安安喜上眉梢,连忙答应了猫猫的邀请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回到家,席安安刚下车就被权麟拉住了。

    她回眸看向他,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等等。”

    权麒上前一步,开门走在前面。

    席安安看着他神秘兮兮的样子,不禁想起他提到的礼物。

    她跟在他的身后进门,权麒站在离大书柜不远处,修长的指尖捏着红布的一角。

    从面对着钢琴,即便那红布盖得严严实实,席安安还是一眼便看透了遮在红布下的神秘礼物。

    ——是一架钢琴。

    “这是礼物?”席安安转眸看向男人,红唇浮出浅浅的笑痕。

    权麒点头,一把掀开红布。

    刹那,一架莹润白玉的钢琴闯入她的视线里。

    再名贵的钢琴她也见过不少了,但是用玉石雕琢出来的钢琴她还是第一次见。

    远远望去,在灯光的映照下,白玉钢琴表面仿佛镀上了一层莹润的光辉。

    席安安眼底难掩惊艳之色,呆愣地站在原地。

    不知何时,权麒已经走到她身边来了,“喜欢吗?”

    “很漂亮。”还很精致。

    席安安眉眼间盈满了笑意,仰头看向他,“喜欢,我很喜欢。”

    权麒勾唇一笑,有这句话就够了,他牵着她的手走到钢琴面前,拉开椅子让她坐下。

    “试试看。”

    席安安轻声恩了下,纤细白皙的十指放到钢琴上。

    她指尖轻动,流畅悦耳的乐曲从她指尖流出。

    权麒挑唇一笑,随后在她的身旁坐下。

    骨节分明的大手放到钢琴上,瞬间跟上她的节奏,陪她一起来个四手联弹。

    一曲结束,席安安目光含笑地看向他,“看来我下次演出可以找你来当临时嘉宾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出场费可是很高的。”权麒挑起她的下颚,哑声失笑道。

    “那要不我拿我的聘礼慢慢还?”和他呆久了,反应力也是跟着见涨的。

    权麒眯了眯眸,拿他给的聘礼来当他的出场费,岂不是羊毛出在羊身上。

    真当他傻了么。

    他倾过身,薄唇几乎贴在她的脸颊上,“拿聘礼来还就不必了,我看你就不错,我就将就一下好了,勉强用你自己来还吧。”

    温热的气息夹着那低沉的声线,铺盖地袭来,将她牢牢笼罩住。

    席安安往后一仰,清晰地看见他眼底深处泛起的幽芒。

    不知想到什么,她脸微烫,结结巴巴地岔开话题。

    “那个,你饿不饿,要不我去给你煮点吃的?”

    “确实饿了。”权麒意味不明地一笑。

    “那我去给你煮晚餐。”完,她起身想要逃。

    “晚餐晚点再吃。”权麒手快地拽回她,席安安跌进他的怀里,,还没反应过来,就被公主抱起。

    “十七,你刚刚不是饿了吗,我去给你煮晚餐,待会吃完饭我们出去散步去。”她试图转移话题。

    权麒薄唇轻勾,长腿迈开,朝着楼上走去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还是先吃点餐前甜点比较好。”

    晚餐过后,白非战前脚刚来,简麟和猫猫后脚就跟来了。

    本来还想着吃完饭和自家媳妇腻歪一会,没想到来了三个电灯泡,权麟毫不掩饰的嫌弃。

    “我,你能不能别一脸嫌弃的表情,我一回京城就听你们四个人领证的消息,一下飞机就洗了个澡赶来找你们庆祝了。”白非战拿着酒瓶,拔开木塞,浓郁的酒香逸散出来,融入空气中。

    “这酒不错。”简麟夸道。

    白非战嘚瑟一笑,“当然了,这可是我去瑞士那边的酒庄特意从吉姆手里重金挖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安安,我们去楼上玩两盘游戏,闪闪最近可无聊了。”猫猫道。

    自从闪闪怀孕后,慕辰半步都不离她,就连游戏都不让她多玩了,闪闪在家都快发霉了。

    席安安,“好啊。”

    “没想到三人之中你们两人既然比我还快娶媳妇,当年好一起单身的呢?”白非战端起一杯酒,想起年少的时光,他摇头轻笑。

    这冰山兄弟两结婚了,还赶在他前面,换做以前,打死他都不信。

    “你要是羡慕,也赶紧的啊。”简麟打趣道。

    “你别站着话不嫌腰疼。”白非战轻哼一声。

    “你们一个两个那么早结婚干什么,害我妈每次见到我都要死命地催婚。”一想起前不久见到自己母亲,那明里暗里都在暗示他给她找个儿媳妇回去,他就一个头两个大。

    话落,权麟和简麟不厚道地笑了。

    “谁让你整没事到处浪,连个女朋友都没带回家一个。”权麟补刀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和两个脱离单身狗行列的人,他是拒绝和他们沟通的。

    楼上,猫猫看见卧室里的大床时,笑得弯了腰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看来他们兄弟两不愧是双胞胎。”

    席安安闻言,瞬间秒懂。

    “你们也买了?”

    猫猫也不扭捏,“恩,和你们这张差不多。”

    那该死的十九,思想一点都不纯洁。

    席安安囧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