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917章 送别

    寇准写下的那副字,很快便被送到了文昌学馆,由于是寇天赐亲自送的,所以立马引起了很多人注意。
    文昌学馆新任山长,在拿到了寇准那副字以后,感慨了许久,最后将那副字的内容散播了出去。
    宫里很快得到了消息。
    资事堂。
    赵祯正在和吕夷简、王曾二人商量将首批招募的兵马送到辽地的事宜。
    陈琳匆匆入了资事堂,迈着小碎步跑到了赵祯身边,躬身一礼。
    赵祯见此,停下了攀谈。
    陈琳马上凑上去,在赵祯耳边低语了几句。
    赵祯听完了陈琳低语以后,陷入到了沉默。
    吕夷简和王曾见赵祯神情不对,对视了一眼,同时看向了赵祯。
    赵祯缓缓开口,感慨着道“百花齐放胜过一枝独秀……寇公是想给我大宋文人腾出位置,让我大宋多出几个圣贤啊。
    可圣贤,哪有那么好出的。
    我大宋立国数十载,功臣良将多不胜数。
    可真正能成为圣贤的,也就寇公一人。”
    吕夷简和王曾再次对视了一眼。
    吕夷简忍不住道“官家,百花齐放胜过一枝独秀,是寇公说的?”
    赵祯点头,道“寇公写了一副字送到了文昌学馆,字的内容已经传开了。”
    王曾一脸感慨的道“寇公高义。”
    吕夷简脸色有些发苦的道“寇公是高义,可是如此一来,我大宋若是出不了新圣贤,那就证明我们这些留在汴京城里的人没用。”
    王曾赞同的点头道“圣贤,可不是教出来的。”
    圣贤若是能教出来,那圣贤早就不值钱了。
    赵祯感叹道“无论如何,寇公把他该做的,能做的,都做了。寇公已经到了安享晚年的时候了。
    他不愿意留在汴京城,我们也没办法强求。
    朕之前就去找四哥商量过此事。
    四哥也告诉了朕寇公的心意。
    所以朕才赐下了一些寇公需要的东西。
    朕也料到了读书人和文臣会闹。
    只是没想到他们闹的这么凶。
    最后还要寇公出面平息此事。”
    吕夷简迟疑了一下,道“读书人和文臣们,也是希望我大宋的圣贤,能留在大宋。”
    赵祯呵了一声,“韩地就不是我大宋了?”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    吕夷简迟疑了一下。
    王曾赶忙道“自然是我大宋。”
    赵祯哼了一声,道“朕只是分封诸王,让他们去边陲坐镇,可没说将那些疆土独立于我大宋之外。
    那些个读书人、文臣们,硬是觉得朕分封了诸王,那些封地就不是我大宋的地方了。
    他们是怎么想的?
    若是天下所有人都是这个想法,那朕开疆拓土的意义何在?
    我大宋被尊为天朝上邦,难道是徒有虚名?”
    吕夷简和王曾对视了一眼,没有再言语。
    因为赵祯的话是对的。
    读书人和文臣们在这种事情上确实存在着偏见。
    赵祯见吕夷简和王曾不说话,就淡淡的吩咐道“你们两个下去,让留在宫里撒欢的那些家伙给朕滚蛋。
    瞬间让他们好好认识认识,大宋分封出去的地方,到底属不属于大宋。
    朕之前容忍他们,是为了彰显朕对圣贤的重视。
    如今圣贤都开口了,朕也没理由再容忍他们了。
    他们若是想在朕面前撒野的话,那就让他们中间先出一个圣贤再说。
    在咱们大宋朝,也只有圣贤可以在朕面前撒野。”
    吕夷简和王曾几乎毫不犹豫的躬身应答了一声。
    赵祯摆了摆手。
    吕夷简和王曾二人躬身离开了资事堂。
    没过多久后。
    二人就出现在了那帮子闹事的文官面前。
    王曾还想好言相劝,将问题解释清楚。
    吕夷简却没客气,上去指着鼻子就是一通乱骂。
    特别向那些文官们强调了一下韩地无论分封给谁,也属于大宋的问题。
    文官们在吕夷简的谩骂下,王曾的解释下,乖乖离开了皇宫。
    韩地的归属,那是属于一个政治是否正确的问题。
    韩地既然已经被大宋征得,那它就是属于大宋的。
    即便是它被分封出去了,它依然是大宋的疆土。
    认可它的,就是政治正确。
    不认可它的,就是政治错误。
    吵吵闹闹的给百姓一种韩地被分封出去以后,就不是大宋疆土的错觉。
    那是会挨打的。
    文官们在离开了皇宫以后,立马赶到了寇府去拜见寇准。
    对于寇准表现出的高洁,他们必须称颂、赞扬。
    一时间,寇府的客人络绎不绝。
    一直忙活到秋日临近。
    秋日是一个悲伤的季节。
    因为秋日总是会发生许多悲凉的事情。
    也正是因为如此,才催生出了刘禹锡的那一首《秋词》。
    ‘自古逢秋悲寂寥,我言秋日胜春朝。’
    汴京城自从入秋以后,没有人看到它哪里胜过了春日。
    只看到了一场场悲伤的离别。
    寇准在秋日的第一场风吹拂过寇府内的枝头的时候,动身离开了寇府,准备离开汴京城。
    由于寇准早就吩咐寇季将他要带的东西和人提早送出了汴京城。
    所以寇准离开汴京城的时候,行李并不多,也没几个人陪同。
    仅由一辆马车,半马车的书卷,以及两个仆人。
    寇准着一身便衣出现在寇府外的时候,寇府外早已挤满了人。
    “寇公远行,小人愿为寇公牵马……”
    “小人愿意护送寇公一程……”
    “小人愿意侍奉寇公左右……”
    “……”
    “学生愿意追随寇公去韩地……”
    “学生亦是如此……”
    门外的人,拱着手,七嘴八舌的说着。
    自古以来,名士身边从不缺少追随者。
    有很多人愿意跟随在名士身边,为名士奉献一生,不求任何回报。
    寇准这个活圣贤,自然少不了有人追随。
    以前寇准在创里文昌学馆的时候,就有一大批人赶到文昌学馆去,宣誓愿意追随寇准。
    如今寇准名声再涨,愿意追随寇准的人自然更多。
    寇准只是笑着对他们拱了拱手,并没有收下任何一个人。
    因为堵在寇府门口吵着嚷着要追随寇准的人,没有一个是真心的。
    真正愿意追随寇准的人在寇府所在的街道口。
    “恭送寇公!”
    “恭送寇公!”
    “……”
    在街道里所有人恭送声中,寇准上了马车,吩咐车夫驾着马车,在簇拥的人群中缓缓前行。
    一直到了街道口。
    寇准才吩咐车夫停下。
    因为在街道口,有许多拖家带口,挑着胆子,推着独轮车的人,在静静的等候寇准。
    寇准在马车停下了以后,主动开口,“尔等可愿意随老夫离开,可愿意追随老夫?”
    街道口的人,用实际行动向寇准证明了,他们愿意跟随寇准。
    他们将身家性命都交托个了寇准,寇准自然需要给予他们一定的尊敬。
    “愿追随寇公……”
    “愿供寇公趋势……”
    他们听到了寇准的话,纷纷放下了手里的东西,拱手应答。
    寇准满意的点了点头,“跟在老夫马车后面……”
    寇准只说了这么一句话,没有再说其他的。
    没有许官,也没有许爵,更没有许荣华富贵,也没说会给他们子孙后辈一个光明的前程。
    因为寇准一旦开口,就是对他们的侮辱。
    他们要是真的为了荣华富贵跟着寇准离开的话,也不可能什么都不问,就默默的带着全家人跟随寇准。
    他们完全可以投到寇门上,跟寇府谈好迁移到韩地的条件,以及此去路上的花销。
    如今各大王府都在收人。
    寇府虽然没有朱府、种府那么明目张胆的抢人。
    但,凡是投到寇府门上的,寇府几乎都是来者不拒。
    不仅想他们承诺到了韩地以后会给他们分房子分地,还会向他们承诺,承担他们在路上的一些花费。
    由此,不难看出追随在寇准身后的人的可贵之处。
    寇准带上了追随者,在百姓们夹道欢送中,往汴京城外走去。
    一路上,百姓们纷纷施礼恭送寇准。
    场面不可谓不壮观。
    从寇府门前,一直到寇准所要出去东城门,路程可不短。
    但是路上的街道,早已被人群所填满。
    越往外走,送行的人越多。
    即便是一些市井混混也悄无声息的加入到了送行的队伍中,送了寇准一程。
    但凡是看到为寇准送行场面的人,都会意识到古人,特别是古人中的读书人,为何喜欢争名。
    名带给他们的不仅仅是高官厚爵,还有拥戴。
    在今日这种汴京城近半数人送行的场面中,若是寇准说一些煽动的言论,亦或者抛出一些话,勾引那些百姓跟他离开。
    那么一定会有数量庞大的百姓们跟他离开。
    可寇准并没有这么做。
    因为他知道,他要是这么做了。
    赵祯、吕夷简、王曾等人都会发飙。
    寇准在汴京城近半数人的恭送下,出了汴京城。
    身后的追随者,也达到了一千多。
    其中有贫寒的百姓,亦有家底丰厚的商人、读书人。
    一行人出了汴京城,就看到了朱能等人。
    朱能、种世衡等人看着寇准身后那些自愿拖家带口跟着寇准离开的人,心里直泛酸。
    他们辛辛苦苦忙活了月余,还不如寇准在汴京城里晃荡一圈。
    “送寇公……”
    朱能和种世衡等人心里虽然泛酸水,可当寇准到了他们面前以后,他们齐齐躬身施礼。
    寇准点了点头。
    他们便策马随行,将寇准一路送到了十里外。
    十里外的凉亭处。
    吕夷简、王曾二人早已准备好一桌酒菜,在凉亭里等着寇准。
    寇准下了马车,入了凉亭。
    吕夷简和王曾赶忙起身。
    吕夷简拱手道“寇公远行,我等略备了一些薄酒,请寇公饮一杯再上路。”
    寇准点了点头,在他们二人邀请下坐下。
    坐定以后。
    寇准感慨道“此一别,恐怕再也没有相见之日了。”
    虽说吕夷简和王曾二人的身子骨还行,可二人皆身负重任,除非是政事需要,不然他们不可能经常跑千里之遥,赶到韩地去见寇准。
    在过一些年,等吕夷简和王曾退了,大概也就没有那个体力能支撑他们远行了。
    所以此一别,很有可能便是永别。
    吕夷简和寇准交情不深,所以对寇准这一句话感触不大。
    但是王曾却不同。
    王曾跟寇准相交多年,又共事多年。
    两个人有共同的施政理念。
    以前在朝堂上,经常携手共事。
    所以交情很深。
    王曾听到了寇准的话以后,脸上多了一些哀伤,“我原以为,我们这些人老了。就能坐在一起,好好的安享晚年。
    可现在看来,是我想太多了。
    李迪在河西归复以后,离开了汴京城,赶往了河西。
    并且发誓永镇河西。
    你此去韩地,怕是也要永镇韩地了。
    以后我们三人,怕是再也聚不到一起了。”
    寇准长叹了一声,点了点头道“人生难得一知己,也难得二三好友……此生有幸和你、李迪共事,是老夫的荣幸。”
    说完这话,寇准端起桌上的酒杯一饮而尽,然后起身头也不回的往凉亭外走去。
    他不愿意多待,也不敢多待。
    他怕他待久了,心就软了。
    王曾有些颤颤巍巍的站起身,端着酒杯对着寇准的背影遥遥一礼,含着泪一饮而尽。
    吕夷简也端着酒杯站起了身,想说什么,可最后发现自己什么也说不出来。
    他只能学着王曾,端着酒杯对寇准的背影遥遥一礼,然后一饮而尽。
    “送君三里,泪满眶……送君十里,忧断肠……”
    寇准出了凉亭,背后响起了王曾苍老的吟唱声,声音中带着一些哽咽,也带着一些哀伤。
    寇准浑身一震,眼眶微微一红,但还是没有停下脚步。
    他不敢停。
    他怕心一软,留下。
    寇准坐上了马车以后,催促着马夫快速的赶着马车离去。
    王曾眼看着寇准的马车一点一点的消失在自己眼前,泪流两行。
    坐在马车里摇摇晃晃的寇准,亦是如此。
    他不断的用衣襟擦拭着眼角的泪水。
    “官家不是吩咐我们将寇公送到十五里地处的送君亭吗?现在还送吗?”
    吕夷简眼看着寇准的马车消失以后,迟疑着询问王曾。
    王曾抿着嘴,摇了摇头。
    寇准坐着马车一路奔出去了五里。
    看到了赵祯一身青衣,站在一座新建的凉亭里。
    寇准下了马车,赶去施礼,却被赵祯给拦住。
    赵祯盯着寇准,沉声道“寇公对我大宋,劳苦功高,此番远行,该是朕向寇公施礼才对。”
    说话间,赵祯就要弯腰施礼。
    寇准赶忙托住了赵祯的双臂,道“使不得使不得……臣纵然功劳再大,也是大宋之臣,也是您之臣。”
    赵祯被寇准托着站直了身躯,指着身后新建的凉亭,道“此处名叫送君亭,也叫迎君亭。
    朕今日送寇公离京,盼望着有朝一日,能在此处迎寇公回京。”
    寇准重重的点头。
    赵祯一脸哀伤的道“朕至今都记得寇公昔日的教导。若非寇公言传身教,朕也成不了一个合格的官家。”
    寇准摇头道“臣只是尽量一些绵薄之力,算不得什么。”
    赵祯对身后的陈琳招了招手。
    陈琳拿过了一个长盒,送到了赵祯面前。
    赵祯拿过了长盒,送到了寇准眼前,“寇公写了一副字,留在了文昌学馆,朕也写了一副字,寇公你带去韩地的文昌学馆。
    朕这幅字,没寇公那副字值钱。
    寇公若是不嫌弃,就带上。”
    寇准赶忙道“官家说笑了。有官家这副字,臣在韩地立我汉家文脉,就名正言顺。若有一日,韩地的学子赶往汴京城参加科举,还望官家能辐照一二。”
    赵祯一愣,郑重的道“即是我大宋的学子,朕理当辐照。”
    寇准对赵祯深深一礼,从赵祯手里拿过了长盒。
    再次施礼后。
    寇准退出了凉亭,赶往了马车。
    赵祯盯着寇准的背影,长叹了一声,然后弯下腰,深深一礼。
    “官家……”
    陈琳见此,一脸惊愕,想要阻止,却也玩了。
    赵祯起身以后,感叹道“朕这一礼,他受得起。”
    赵祯未曾登基前,向寇准等人施礼。
    那没什么。
    可赵祯登基以后,再向寇准等人施礼,那就不同了。
    天下第一人垂下龙首,意义非凡。
    若是随便什么人,都能让他垂下龙首,那他还算什么天下第一人?
    普天之下,能让他垂下龙首的,也就寇准一人而已。
    寇准虽然没有看到,可是通过马车前那些人的反应,也感受到了。
    但他没有回头,也没有止步。
    因为这种情况,他没办法回头,更不能止步。
    赵祯施礼归施礼。
    寇准却不能大大咧咧的生受了。
    君就是君。
    臣就是臣。
    君可以尽心,但臣却不能逾越。
    寇准头也不回的坐上了马车,离开了送君亭。
    一路驱车疾驰,一直到了汴京城地界外,才停下。
    寇季带着寇天赐,以及早已离开了汴京城的寇礼等人在汴京城地界外等候着寇准。
    该说的,早都已经说完了。
    所以一家人汇聚在一起,也没什么可说的。
    说多了徒增伤感。
    所以索性什么也不说。
    默默的施礼,默默的交接。
    默默的回京,默默的离开。
    只不过,寇季在送走寇准之前,特地吩咐了跟随寇准离开的管事,好生照顾着愿意跟随寇准去韩地的追随者。
    寇准出汴京城的时候,身边的追随者有千人。
    出了汴京城十五里,身边的追随者就达到了一千三百人。
    此去韩地,遥遥千里,路途上恐怕还会出现其他追随者。
    虽然追随者没有提出什么要求,但寇季还是得以礼相待。
    人家愿意将身家性命托付给寇氏,那就是对寇氏十分信任。
    寇氏不能辜负了人家的这份信任。
    寇季送走了寇准,就带着寇天赐策马回京。
    路上的时候,撞见了一大一小两道身影。
    寇季看到那一大一小两道身影,有些恍惚,又有些错愕。
    寇季勒马止步,跳下了马背,盯着面前的一大一小两道身影,疑问道“你们也要离开?”
    哑虎依旧是以前那一副呆滞的面孔。
    跟在哑虎身边的少年,取出了腰间的刀,在地上写下了一行字。
    寇季看完了那些字以后,盯着哑虎身边的少年问道“哑虎是觉得,我已经不需要他保护了?所以他要回到我祖父身边去?”
    少年重重的点头,又在地上写下了一行字。
    寇季看完以后,长叹了一口气,“他觉得他是我祖父捡到的,所以想在以后日子里一直陪着我祖父?”
    少年再次点头。
    寇季点了点头,道“我同意了……”
    哑虎对待寇准的感情,大概跟朱能差不多。
    他们待寇准,都像是父亲。
    虽然没有父子的名份。
    但是有父子之情。
    哑虎想跟着寇准去韩地,照顾着寇准,寇季可以理解。
    虽说哑虎不会照顾人。
    可他只需要跟在寇准身边,看着寇准无碍,心里就能一直保持平静。
    在寇季答应了以后,哑虎罕见了伸出了手,拍了拍少年的肩头。
    少年点了点头。
    哑虎便丢下了少年,迈步往韩地的方向走去。
    在哑虎走后。
    少年继续用刀在地上写下了一行字。
    寇季看了一眼,回头跟身后的寇天赐道“哑虎让他跟在你身边护着你,他以后就是你的人了。
    你们先聊,我先一步回京。”
    寇季丢下了寇天赐和少年,策马往汴京城赶去。
    寇天赐站在原地,跟少年大眼瞪小眼的互相瞧了许久,才开口跟少年说话。
    没过多久以后,二人就交流了起来。
    一个说话,一个写字。
    寇季回到汴京城的时候,汴京城已经化作了一座充满了悲伤的城池。
    清倌人们吟唱着悲伤的曲调,读书人们抱着酒壶吟出一首首充满了悲情的诗词,小商小贩们蹲在大道两侧,紧闭着嘴,似乎没心情叫卖。
    百姓们成群的凑在一起,长吁短叹的议论着今日发生的一切。
    寇准似乎是他们身躯中的一缕魂。
    寇准走了,他们就变得萎靡不振。
    而萎靡的日子,一持续,就是大半个月。
    在寇准走了没两天后。
    朱能登上了寇府的大门。